精彩小说尽在果粒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亚子传

>

亚子传

功不唐捐o 著

军事历史 李亚婧 李亚子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功不唐捐o”的新书《亚子传》,这是一本军事历史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自陛下即位以来,此人便厉兵秣马,先后兵出蔡州,意欲兼并郓、兖州二州,以充宣武军,日前为父收到郓州朱瑄的求援信。眼下,贼寇四起,我们必须看清形势,切不可贪功冒进,贻害大局啊!”李克用面色凝重的回道。“那义父以为,当下为之奈何?魏州战事胶着,大战一触即发。我部细作探查到城中守将近日已有匮乏之相,此等战机...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李亚子李亚婧   更新: 2022-12-11 18: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亚子传》中的人物李亚子李亚婧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军事历史小说,“功不唐捐o”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亚子传》内容概括: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节选自李白《长干行二首》公元896年(乾宁三年),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携子觐见唐昭宗,唐昭宗为解李茂贞兵祸,颁讨贼诏令,遣李克用平乱,为防其不臣之心,挟其长子困于长安兴庆宫,安排在崇文馆授以六艺清晨......

第10章 破镜重圆 亚子亚婧重修旧好

愁苦愁怨别离殇,恨天恨命多情郎。

郎情妾意吐衷肠,心结解开终成双。

——————————————————————— ——-功不唐捐《无题》

聚义馆内堂,李亚子脸色惨白,晕迷在榻,一旁的李亚婧神色紧张的握着他的手,满脸愁容的望着。

“姑娘!且让老叟为少将军把脉。老郎中对着李亚婧讲道。

李亚婧赶忙起身,只是李亚子的手仍旧不肯撒开,老郎中也就没有勉强,顺势搭脉。须臾,老郎中对着众将士问道“气若游丝,脸色惨白,气血两亏!着实不该,少将军正值精壮年纪,缘何至此。诸位,少将军,近日饮食如何?睡眠几许?常有操练吗?

“少将军,近日茶饭不思!虽无操练,却几日间走遍了城中大小客栈、酒肆、茶寮。昼夜不歇,今日这才轻敌负伤晕厥。一年轻小将回答道。

李亚婧听后,更加心疼的望着李亚子。

“这就难怪了!食少事多,摄入不足,消耗过大。钢筋铁骨也禁不起这般慢待啊!罢了!我且开一剂固本培元的方子,少将军好生休养,月余就可无碍了。老郎中轻抚胡须回应道。

“老先生!亚子哥哥手臂还有刀伤,一路上流了不少血。我不懂包扎,只是用绢布缠了起来,您且看上一看吧。李亚婧忧心地讲道。

“哦!老叟且看看!说着,轻抚李亚子的衣袖,解开绢布。

“还好!伤口不深,未及筋骨,及时包扎是对的!不然,少将军怕是要血亏而死!待老叟给少将军清洗伤口,再重新包扎就是了。切记包扎好之后,此臂不可沾水,亦不可再出力了,养上大半个月也就无恙了!老郎中叮咛道。

“咦!这伤口又是何故?看着不似新伤,都结痂了。看着有几载了,这一道最早,这一道次之,还有一道应该是日前的。老郎中指着李亚子左小臂内侧的三道血痕问道。

众将士面面相觑,疑惑地摇头,李亚婧也是不解的摇头。

“哎!这几道血痕一看就不是战场上的拼杀所致,倒像是少将军自己拿匕首刻上去的,虽说伤口不深,但是每一道血痕足有五六寸那么长,切肤之痛,不言而喻。少将军何以自戕身体啊!老郎中费解的问道。

众人仍是兀自摇头,李亚婧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长安的时候,这些血痕是没有的。“亚子哥哥,这些年,都经历了些什么呢?李亚婧愈发关心怜惜的望着李亚子。

“少将军真是个有故事的少年郎啊!老郎中似乎明白了什么,起身对着疑惑的众人讲道。说着,递给李亚婧一张药方单子,“你且照着这方子抓药,记住老叟的叮嘱,少将军不日就能痊愈了。

“诺!老先生!为何亚子哥哥还没有醒过来呢?李亚婧关切的问道。

“少将军太累了!让他好好睡上一觉!无碍!老叟走了!老郎中笑道,说着转身打算离去。

“多谢!老先生!慢走!李亚婧谢道。

“好了!都退下吧!别吵着少将军休息!一小将挥手众人散去。余下昏迷的李亚子和一脸担忧的李亚婧二人在内堂。四下无人,李亚婧深情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对!眼前的这个人不再是初见时的小男孩了,广阔饱满的额头、剑眉星目、挺拔的鼻子、厚实的嘴唇、英俊的脸庞,强健的臂弯,温暖的手掌,再次将李亚婧满目的柔情融化,李亚婧的双颊不禁泛红。不得不承认,李亚婧的心里又被眼前这个男人填的满满的。

夜深了,李亚婧握着李亚子的手也渐渐睡了过去,脑袋顺势的搭在李亚子厚实的胸膛上。

“亚婧妹妹!亚婧!我的亚婧!我不会再丢下你了!除非我死,牵着你的手,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撒开了!仍在梦中的李亚子梦呓道。

“亚子哥哥!亚子哥哥!亚婧在这,亚婧就在这!亚婧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陪着亚子哥哥!李亚婧被李亚子梦呓的声音惊醒回应道。

李亚子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李亚婧正满目柔情的望着自己,心里开心极了,早就忘却了身体上疼痛。

四年了!长安一别,转眼四年了!眼前的这位女子同大明宫的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尊贵的永乐公主早已判若两人。一身素雅,不施粉黛,身上没有半点珠钗宝器点缀,整个人却依然明艳动人,双眸似水,看不透的清冷,仿佛看尽了世间的凄凉;一双朱唇,一颦一笑,诉不尽的愁怨;肌肤娇嫩,双颊微红,梨涡浅笑,甚是迷人;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出落成碧波仙子般,惹人疼惜怜爱。李亚子知道此生离不开这个女子了!只想一直守着她,护着她!为她生,为她死!

“亚婧妹妹!这些年,你过得好吗?李亚子温柔深情的对着李亚婧问道。

“亚子哥哥!你知道吗?长安城毁了!咱们一起住的大明宫没了!后来……后来,父皇……父皇也被贼人杀害了!我的几个弟弟妹妹也被贼人杀死了!婧儿,婧儿差点也随他们去了!婧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亚子哥哥了!李亚婧抽泣着,言语哽咽道。

“我知道!我知道了!我可怜的婧儿!你还有我!你还有你的亚子哥哥!别怕!亚子哥哥说过,一辈子陪着你,守着你,护着你!一直这么看着你!直到我死!李亚子信誓旦旦,一把抱着李亚婧道。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婧儿?婧儿,以为亚子哥哥不要婧儿了!李亚婧伤心的哭诉道。

“我从张承业张叔父那里知道你逃出了洛阳,猜想着你定是来晋阳寻我来了。我马上从前线赶回来,这几日四处探访你的下落,酒肆、客栈、茶寮,凡是外来人士都得细细盘问,生怕错漏了你的消息。转念又担心你嗔怪我不辞而别,特意加强了戍管守备。好在上天开眼,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千辛万苦去找你!又怎会不要你呢!李亚子回答道。

“原来这几日,亚子哥哥茶饭不思,东奔西走,不辞劳苦就是为了找我啊!李亚婧很是感动。

“既然如此!那……那你为何娶了别人?你不记得咱们的誓言了吗?李亚婧有些嗔怪地讲着,从衣襟里掏出那狼牙哨吊坠在李亚子眼前晃悠。

“我!我……我没有忘记!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我都记得!不敢忘记!我,我也是身不由己!你看!李亚子愧疚的回答着,撩开手臂上的血痕对着李亚婧讲道“四年前,自长安一别,很多事都是我始料未及的。十六那年,当着族中长辈还有父母双亲的面,奶奶执拗的为我指了一门亲事,当时父帅伤势很重,河东军士气不振,宗族荣辱兴衰突然就全系我一人身上。面对着奶奶、父母、舅父、还有并没有什么过错的表妹,我实在退无可退,就允了这门亲事。成亲以后,我自知自毁誓言,愧对于你。为了时刻提醒自己,我搬离了家中,朝夕与将士作伴,这一刀是对我自毁誓言的惩罚。后来,听闻天子罹难,我同父帅却久久不能替天子报仇,替你雪恨,这一刀是提醒我记住你身上背负的家仇国恨,就是我的!再后来,听闻你落难逃亡,而我却迟迟没有找到你,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你身边,这一刀便是罚我再也不能丢下你了!我要一生守着你!李亚子指着手臂上的三道血痕解释道。

李亚婧听完,一下就全明白了,一时间百感交集涌上心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深情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所幸!不是个薄情寡信的男人,她的亚子哥哥一直都没有想过不要她,抛弃她。

一切不过是造化弄人,好事多磨!

两人相视无语,又紧紧抱在了一起。

“相公!你这是怎么了?一女子远远的叫唤道,直入内堂。身后几个人一同走了进来。

“这位姑娘是?刘姝媛望见自己的相公握着别人的手,强忍怒火,平静的询问道,说话间强拉开二人的手。

“这是当朝的永乐公主!是我的……李亚子还没讲完,就看到刘姝媛身后的几个人,继续讲道“奶奶!母亲!舅父!大哥!你们怎么都来?亚子没事!

“还说呢?你自从你父亲那里告假回来,怎么也不回家看看?你可别忘了家里还有你的奶奶,母亲,你的妻子?老刘太太率先回道,言语有些嗔怪。

“可别怪你奶奶骂你!你这孩子也真是不省心!你这随军,一去就是三年,难为我这做娘的,和你这新婚的妻子,日日为你牵肠挂肚!刘氏也跟着附和道。

“是啊!亚子!天大的事情,也要先回来和家里打声招呼啊!你这次太鲁莽了!舅舅也不帮你了!刘姝媛的父亲,晋阳中书令刘文远也加入到了对李亚子的声讨。

一旁的李嗣源一言不发,反是注意到了床榻旁的女子,大惊“这不就是自己苦苦暗访的女子吗?她怎么会在这儿?她是谁?她和大公子什么关系呢?

“三弟啊!你这是发生何事啊?这位姑娘又是谁呢?李嗣源问道。显然这几人晚一步进来,都没听到自己对李亚婧的介绍。

“她是当朝的永乐公主!刘姝媛抢先替李亚子回答道。

李嗣源听了,虽有些震惊,心里暗自嘀咕“难怪!难怪!有如此气质和胆色。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李亚婧。

李亚子半张着嘴,只好不再言语。

“婧儿!见过诸位长辈!说着对着老刘太太,刘氏,刘中书令作揖道。

“不敢当!不敢当!折煞老身了!公主这是发生何事了?老刘太太问道。

“家国沦丧,父皇罹难!哪里还有什么永乐公主!婧儿自洛阳逃亡至此,日前又得蒙亚子哥哥相救!李亚婧回应道。

“哦!既是皇亲,孙儿救你当属职责本分啊!公主放心,我河东李氏一门,承蒙天恩!必尽忠义!公主日后大可安心住在府上。老刘太太讲道。

“多谢刘老太太!婧儿在次谢过!说着,李亚婧再次作揖。

“真是个惹人怜惜,知书识礼的小妮子啊!今年多大了?刘氏关切的问道。

“回伯母!婧儿虚岁十八!李亚婧如实回道。

“好啊!小亚子两岁!真是绝美的年华啊!只是境遇坎坷啊!老刘太太也有些疼惜的望着李亚婧,说话间,老刘太太和刘氏都走过来抱了抱李亚婧。

“是啊!公主!长的如此美艳动人,真是天妒红颜啊!放心!以后就住在府上,万事有亚子哥哥,有嫂子我给你出头!刘姝媛见众人待李亚婧这般殷勤,心有不悦的讲道。

李亚婧自是明白刘姝媛话中深意,但是此刻她突然能体会到当初亚子所说的身不由己的压力了。眼下,她并不想给还在病中的亚子太大的压力,初次见面,她不想闹得不欢而散。毕竟,这些人都是亚子哥哥亲近的人!是血亲之人!

一旁的李亚子当然也能听出来刘姝媛话语中的刻薄,没有想到几年不见!再见这个与自己拜过天地的女人,与初见时的大方得体,温柔贤惠的女子,早有了云泥之别。反倒是李亚婧的隐忍谦和,言谈举止进退有度,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李亚子对李亚婧,已经不单单只是愧疚,而是打心眼儿里愈发喜欢、怜惜、珍视李亚婧。

难得找回了李亚婧,更难得的是李亚婧如此体谅自己的难处,李亚子暗暗立誓这一次!我绝不能再辜负亚婧!绝不能!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