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果粒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病娇兄长需要哄

>

病娇兄长需要哄

栖应 著

古代言情 楚暮清 楚薄秋

热门新书《病娇兄长需要哄》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栖应”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若是她爹知道此事,她与她娘和妹妹该如何活下去?“我……愁因哥哥,我、我头好疼……”司德顺忽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温愁因接住人,眼尖到她颈处青紫,又记起自己方才手刃的侍卫,顿时觉得恶心极了。别人用过的,他可不想要。一旁的暮清险些笑出声...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楚暮清楚薄秋   更新: 2022-12-11 18: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病娇兄长需要哄》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栖应”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楚暮清楚薄秋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楚薄秋掀开车帘,却对上一张困倦疲惫的脸蛋暮清揉了揉眼睛,迷糊道:“哥哥,你怎么来了?”他顿了下,余光中并无男人身影,可那股淡淡的熏香味仍刺激着他的神经“刚刚谁在车上?”楚薄秋的眼眸漆如点墨,直勾勾盯着她“哥哥什么意思?”暮清眨眨眼,无辜道:“我方才在车上不小心睡着了,哪有人”他语调上扬地哦了声,明显就是不信继而发叔作证:“宰辅,方才小姐捉老鼠呢,老奴一直在外面守着,没有人”暮清笑意一僵......

第7章 他也重生了

温愁因脸色也难看得紧,瞪向司德顺。

司德顺浑身一颤,激动道“不,我不是这意思,这帕子是我绣给宁王的!

“哦——原来是郡主你绣的帕子呀,可既是你的,帕子怎会出现在我身上呢?

你这话,不是自相矛盾吗?

司德顺脸上失了血色,她猜到那帕子是宁王给楚暮清的,可此刻她如何能说出?

“听闻永安王府素来家教严明,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一位夫人嗤之以鼻。

司德顺脸色被气得发乌,可方才她那些不堪入目的事全被看到了。

若是她爹知道此事,她与她娘和妹妹该如何活下去?

“我……愁因哥哥,我、我头好疼……

司德顺忽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温愁因接住人,眼尖到她颈处青紫,又记起自己方才手刃的侍卫,顿时觉得恶心极了。

别人用过的,他可不想要。

一旁的暮清险些笑出声。

还挺会晕。

倒正好,有些话她醒着,还不好说。

“宁王,今日既是您与郡主约好了,又何必牵扯到小女身上。暮清抽出帕子,揶在自个眼角,委屈道“若非如此,小女也无需承担郡主的无端辱骂,和诸位的猜忌怀疑。

楚薄秋虽知道她在做戏,可瞧见那双极为好看的杏眼发红,他还是忍不住心痛。

“她骂你?他这一声多少带了点寒意。

司德顺袖底的手默默捻紧,若非现在只有装晕这个法子,她真想给楚暮清这贱人两巴掌。

暮清抽抽嗒嗒的,主动凑近楚薄秋怀里呜咽“许是阿清不讨人喜欢,瞿小姐和郡主都说…说……

娇软的身躯死死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惹得他呼吸一颤,可声线还是冰凉“说什么?

“说哥哥不要阿清了。暮清揪着楚薄秋的衣襟,将脸塞进他胸膛里,这才免去众人热烈的注视。

装哭什么的,最烦了。

楚薄秋蹙眉,往日清冷的性子此刻软的一塌糊涂,“我怎会不要你?

不要她,还能要谁?

“我就知道哥哥不会不要我。暮清趁无人发现,冲他眨了眨眼。

楚薄秋一愣,那双杏眼微弯,亮晶晶的,动人心神。

又怕别人发现,暮清忙又将脸塞回去。

楚薄秋算明白了,这小家伙担心他为今日逃跑出来之事生气,故而这正在讨好他。

小姑娘蹭着他的胸膛,令他腹腔下涌起一股焦躁的火气,周围布满了视线,他只好隐忍下来。

该死,偏偏他受用极了。

鄢忍长眉一挑,乐了。

他分明看到楚暮清那眼里无泪,偏生那哭腔又是真真的。

估计那洛神楼里唱戏的,都没这楚大小姐功夫好。

楚薄秋不能发出的火气全冲向了温愁因,语气中夹杂着寒意“宁王,你老相好如此欺压我妹妹,该如何是好?

整个北安城都知宰辅疼妹如命,纵使宁王位高权重,也抵不了楚薄秋在北帝心中的地位。

老夫人眸底闪过精光,心知这两方都得罪不起,索性一言不发,隔岸观火。

温愁因见暮清依偎在男人怀里,心里感到一股不知缘由的阴郁,又看向自己怀里的司德顺,一时间真想杀了这女人。

若非今日,他着急在相府要了暮清,没精力管顾好这些间杂事等。

哪会让司德顺钻了空子,又怎么会得罪楚薄秋。

等等。

楚薄秋?

难道今日,是楚薄秋看穿了他的计划,才安排的这一遭?

起初他还疑心是不是楚暮清搞鬼,可细细想来,分明她爱他爱得要命。

又怎么会算计他?

这个楚薄秋,看穿了他的计划,想要从他身上捞到消息,怕是难了。

“好生热闹啊——嚣扬恣意的声线惹得众人齐齐向后看。

暮清闻声一愣,这声音?!

“看来宫中所报并非虚言,少年郎十四五岁,眉眼间充斥着桀骜与骄矜,一身金丝银线锦绸缎裳使他贵气逼人。

暮清不敢置信地盯着少年郎。

前世她嫁与温愁因,认识了与他交好的七皇子北琨,此人虽被北帝宠的无法无天,顽劣成性,却也很讲义气。

暮清与他十分合得来,将他视作亲弟,一来二去中北琨不再称她嫂嫂,而是以阿楚之名替之。

可后来,温愁因在宫中钳制住了太子,北琨冲进了宁王府想带她走,却被温愁因提前布好的眼线拿下。

暮清从宫中被押回宁王府,就撞见了温愁因处置北琨的场景——铡刀之下,昔日单纯恣意的小皇子被死死摁住。

她发了疯般要冲过去救他,却被温愁因牢牢擒住,北琨临终了,还扬唇朝她笑了一下。

“阿楚,别怕。

这是前世北琨给她留的最后一句话。

至此,世间再无北琨。

……

北琨清了下嗓,视线懒散地转向温愁因,眼神发寒,“宁王,陛下闻今日之事,传你进宫。

温愁因皱了下眉,不明白北帝又如何知晓了今日事,只怕麻烦要来了。

“臣遵旨。

“不过——北琨舌尖顶了下脸颊,从腰后抽出一米长的大刀,惊煞众人。

“老子得先解决掉欺负阿楚的人。

在场人都傻眼了。

阿楚是谁?

暮清怔住,很快便鼻头一酸,险些落泪。

前世此时,她与北琨尚不相识,而如今他这样叫她。

只能说明一个事实。

她的小七,也重生了。

楚薄秋眯起丹凤眼,视线在暮清与少年郎之间转悠。

她什么时候与七皇子相识了?

“让本殿来猜猜,方才是谁欺负我的阿楚。

北琨挑了下唇,大刀劈向面如菜色的瞿雪儿。

“是你?

瞿雪儿本就因没办成差事而恐慌,如今又被北琨这疯子用刀指着脑袋,吓得失禁晕了过去。

“殿下请慢!

老夫人这时可不能装瞎了,她的寿宴出了宁王与郡主苟且的丑事就罢了,若还加上条官眷性命,怕是连北帝都会怪罪下来。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说话?

北琨不耐烦地掏了下耳朵,忽而调换刀头向温愁因怀间的女子。

司德顺感受到一道冷嗖嗖的阴风在自己面前停下来。

温愁因皱眉,心念这北琨是越来越放肆了,“殿下。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司德顺颈间割了道深印,落下几滴血珠。

她竭力隐忍着自己的疼痛与恐惧,鬼知道这北琨怎么会跟楚暮清认识?

“小七!

暮清终究没忍住出声。

这一声不仅叫懵了众人,连北琨也呆住了。

他细长的眸内闪过几分光亮,“阿楚你……

暮清上前几步道“殿下不可无礼。

可暗地里,她朝北琨眨了三下眼。

这是前世她与北琨玩闹时定的暗号。

北琨惊喜过头,长臂一揽,居然想将她搂入怀中。

“七殿下,不可造次。

暮清被扯回楚薄秋身边,这动作警告的成分很多,引得北琨不快“你他娘又是个什么…老、老师?

北琨十岁时曾在楚薄秋手下念过一阵书,虽没学成什么东西,可对这个老师,他是畏惧极了。

“殿下,与我家阿清如何相识?楚薄秋刻意咬重了我家二字,神情阴沉。

方才他听北琨一口一个我家阿楚,险些没打碎这臭小子的鼻梁骨。

北琨呼吸一滞,求助般看向了暮清。

“我与七殿下,是前段时日出府偶然识得的。

楚薄秋垂下眼睑,细细打量着女子的神情。

温愁因也一团雾水,这北琨与他素来以兄弟相称。

他怎不知道北琨认识楚暮清?

“小七,胡闹够了就随我回宫。一旁的北泉清了清嗓,还是出声责怪道。

北帝子嗣稀薄,他们兄弟二人一母同胞,可性情天差地别,光是给北琨收拾烂摊子他都已经够头疼了。

如今北琨还去招惹楚薄秋妹妹,这不是找死?

“知道了,大哥。北琨经过暮清时,悄悄眨了下右眼,俏皮道“放心,有我在,他们死定了。

暮清盯着他离去,心里自是不担心。

前世北琨就有个外号——“皇室疯子

他前世惩治人的时候,她有幸看过几回,那手段可谓残忍。

温愁因与司德顺,只怕这回要吃个大亏了。

“楚暮清,好看吗?阴森森的语气冷不丁在她耳畔响起。

暮清心里咯噔了一下,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一只醋精。

《病娇兄长需要哄》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