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果粒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吾凰路子野,满朝文武皆被打趴下

>

吾凰路子野,满朝文武皆被打趴下

春溪月 著

云沭 古代言情 穆昙华

小说《吾凰路子野,满朝文武皆被打趴下》是网络作者“春溪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详情:看到对面街角的一家当铺,她心一横,朝着当铺大步走去。手上的玉镯应该值不少银子,只能暂且当了,先应付燃眉之急。走到当铺门前,还没等抬脚,一个八九岁模样的男孩,挡在自己面前,“大姐姐,这个给你。”她低头,看那男孩伸出的掌心上,躺着一只做工精巧的荷包...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穆昙华云沭   更新: 2022-12-12 17: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吾凰路子野,满朝文武皆被打趴下》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春溪月”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穆昙华云沭,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没想到,自己终究技逊一筹,还是叫这千年的狐狸给套路了她越发的忿恨,声音不由得拔高了几度:“原来你早就知道,既然如此,又为何对我紧追不放!”云沭淡淡道:“因为旁人不知道”“我早就说过,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旁人知不知道,又与我何干?”缓缓抬眸,明明是漫不经心的姿态,却给人一种冷然锋锐的况味,云沭一瞬不瞬盯着她,语声微沉:“自然与你有干系,因为此时此刻,你就是穆昙华,未来皇位的继任者,皇上亲封的咸德......

第6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换了几家钱庄,都是同样的结果,除了掌柜给出的理由不同,反正她是一点现银也没兑换到。

揣着几万两的银票,却连口热乎的馒头都吃不上,这世上怕是没有比自己更憋屈的人了。

一阵令人垂涎欲滴的烧鸡香味传来,她连吸了几口气,才勉强没有做出当街流哈喇子的丑态。

这么下去不是事,她可不想当古往今来,第一个怀揣大把银票,却把自己生生饿死的大冤种。

看到对面街角的一家当铺,她心一横,朝着当铺大步走去。

手上的玉镯应该值不少银子,只能暂且当了,先应付燃眉之急。

走到当铺门前,还没等抬脚,一个八九岁模样的男孩,挡在自己面前,“大姐姐,这个给你。

她低头,看那男孩伸出的掌心上,躺着一只做工精巧的荷包。

她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警惕地看着男孩“这是什么?

男孩摇头“我不知道,是大哥哥给我的。

“什么大哥哥?

“就是一个长得很好看,说话也很好听的大哥哥。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忙问“那他人呢?

“不知道,刚刚还在那里。男孩伸出另一只手,朝对面指了指。

她猛地回头,入目的,只有熙熙攘攘的人流与车马。

从男孩手里拿过荷包,打开瞅了一眼,里面是几块细小的碎银,约莫五六两的样子。

哼,抠门,这点钱够干什么?去酒楼搓一顿都不够。

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她开始在心里罗列一会儿要点的各色菜谱。

“大姐姐,那位大哥哥让我再给你带句话。男孩文绉绉的开始背诵“银钱来之不易,定要克勤克俭,若是再继续大手大脚,怕是真要露宿街头。

望着男孩跑远的背影,穆昙华捏紧了手里的荷包,皮笑肉不笑。

云沭,可真有你的,贱不贱呐?

太贱了呀!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贱的人!还专门费尽心机,给自己送几两碎银,我真是谢谢你!

五六两银子能干什么,再如何的省吃俭用,也支撑不了多久,她在这个时代,就跟个废物没什么区别,肩不能挑手不能扛,除了会演戏,什么都干不了。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跑了好几家当铺,都无法兑换银子,分明是有人在偷偷从中作梗。

事已至此,她还能有其他选择吗?比起其他人,云沭更懂得,怎么逼她自己放弃。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算他厉害!

找到一家宝恒丰钱庄,她将银票放柜台上一拍“取钱!

果然,钱庄掌柜在仔细看过银票后,说道“真是抱歉,这银票,我们钱庄兑换不了。

她嗤了一声,冷笑“谁告诉你不能兑了?去问问给你下命令的那位主子,到底能不能兑。在掌柜拿着银票,满脸狐疑地转身去后堂时,她又补充一句“还有,兑换的银两,让他亲自给我带过来。

不出意料,半个时辰后那掌柜的回来了,弯下身,恭恭敬敬指路“小姐,这边请。

跟着掌柜七拐八绕,来到后堂一间装潢雅致的小花厅,里面早已摆好各色茶点,她也不客气,坐下就开始大快朵颐。

荷花酥,水晶糕,梅花香饼,雨前龙井,味道是真不错。

抿一口茶,吃一口糕点,酥香的味道,在微微泛苦的茶水衬托下,自口中慢慢扩散开去,一直甜到了心坎。

可内心深处却不知怎的,一直都是苦的。

咽下口中的水晶糕,灌下一大口茶,苦涩的味道更重了,再咬一口梅花香饼,嘴里已经甜得发腻,可心里的苦,却没有半分纾解。

她索性推开面前的茶盏,干坐在那里发呆。

若是不出意外,自己也就没有意外的再也回不去了。

这不是她的时代,在这里,她无法活得快活,活得尽兴,活得如鱼得水。

虽然现世没有太多她所留恋的人,但还有她热爱的事业,她努力了那么久,才得到的成就,就这样莫名其妙烟消云散了,她不甘心。

看看那些人的态度,在这样一个对女性极为不友好的时空,她所有的抱负,所有的理想,都变成了一个个令人不堪笑话,然后,她还要带着这样一个笑话,和一群不诚实的戏精周旋,她感觉好累。

门外传来脚步声,她连忙坐直身体。

累归累,终究还得打起精神,用最佳的状态,陪这些戏精一起演戏。

门被推开,一缕阳光迎面射入,白衣玉冠的男子逆光而立,她眯了眯眼,顺手拿起一块荷花酥,递到唇边。

“殿下。男子迈步而入,随即转身将门轻轻阖上。

她不理他,只专心致志咬着手上的荷花酥。

伴随着男子在她对面坐下,一股淡淡的沉水香气幽幽钻入鼻腔,很好闻的味道,温柔的气息,一如温柔的人。

可穆昙华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假象,包括那温柔得几乎令人沉溺的眼眸。

一只精巧的黑檀木匣被轻轻放置在面前,打开匣盖,里面是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银锭。

莹润耀目的光泽,漂亮得让人挪不开眼。

她先是看了眼匣中的银锭,然后将目光调向对面的面庞“云沭,你我从小一同长大,彼此间几乎形影不离,可以说,在这个世上,你是最为了解我的人,是吗?

云沭没有回答,而是拎起茶壶,为她斟满面前的茶杯,如玉的指尖,捻起细白的瓷杯,递至她面前“这是上好的雨前龙井,其味清冽,芬芳甘醇,殿下不妨再多饮几口。

她盯着面前的茶杯,看着青绿澄澈的茶汤中,几片茶叶在水中浮浮沉沉,无来由的一阵恼怒,抬手,用力拂开。

“回答我的话!

茶水溅出,悉数泼在了那只修长完美的手上,很快,就泛起一片微红。

云沭却不甚在意,仿佛被烫到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一般,自在沉稳地将茶杯放下,又安然自若地再次将茶杯斟满,这才缓声开口“殿下向来生性高傲,骄矜妄为,这样的问题,她永远不会对我问出。

穆昙华一开始没明白他的意思,刚想问此话何意,陡然间醍醐灌顶。

“你框我!

《吾凰路子野,满朝文武皆被打趴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