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果粒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摆烂任宠

>

摆烂任宠

安袷 著

时落 现代言情 程与景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摆烂任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安袷”。书中精彩内容是:但小林还是开朗一笑,没有应下时落的话,只说:“我们都是跟着李助理的叫的,时小姐听起来礼貌一点嘛。”时落没多想:“可李助理现在也叫我小落了呀。”“啊?”小林一愣,她分明记得前几天李助理抱着电话的时候,还是很专业的一口一个“时小姐”,怎么忽然就变成小落了?不过称谓本身也不算很重要的事,小夫人喜欢听什么她...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时落程与景   更新: 2022-12-12 17:5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摆烂任宠》,主角分别是时落程与景,作者“安袷”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程与景体温偏高,常年健身的手指并不细腻,碰到时落手腕内侧的皮肤时,会带出一种奇异的酥麻感他仿佛很专注地在看时落的手,说话的语气很轻,却足够恰到好处地牵动人心或许这样的行为本身不具备任何含义,可能他放松时候说话就是这种腔调,但如果现在坐着的是原书里的时落,可能又要心动了十八岁的心动永远都可以交付在一点一滴里,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赋予特殊意义不愧是虐文里的男主角啊,可以很温柔地对你,却不会爱上......

第6章 新婚快乐

老张只送时落到公司楼下,来接时落上去的是一位高挑的秘书小姐。

程与景总裁办的秘书也完全是小说里的长相,漂亮大方,一见到时落就露出非常养眼的笑容“时小姐您好,初次见面,我是程总的秘书,您叫我小林就行。

时落刚从车里出来,被阳光刺得睁不开眼,抬手遮在额头上朝小林笑笑“你好,不过你别叫我时小姐了,直接叫时落就可以。

他们秘书组为程与景挑出结婚人选后,一直都是李助理在接触,小林还是第一次见到时落本人,比照片里看起来还要小很多,叫时小姐确实有些违和。

但小林还是开朗一笑,没有应下时落的话,只说“我们都是跟着李助理的叫的,时小姐听起来礼貌一点嘛。

时落没多想“可李助理现在也叫我小落了呀。

“啊?小林一愣,她分明记得前几天李助理抱着电话的时候,还是很专业的一口一个“时小姐,怎么忽然就变成小落了?

不过称谓本身也不算很重要的事,小夫人喜欢听什么她们就怎么叫呗。

小林随即和张叔打了个招呼,领着时落进了公司。

一路上人来人往,不少人一个接一个地跑来和小林打招呼,眼睛却都钉死在时落身上。

周围有人小声议论着什么,但时落听清。

程与景对结婚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但合约的事并没有广泛外传,绝大部分人只知道,他们单身了快30年的老板,突然铁树开花有了对象。

大概在一个月前,秘书组秘密筛查人选的时候,公司内部就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那就是小夫人吗?好小啊,成年了吗?

“结婚能不成年吗?老板虽然加班的时候不做人,也不至于那么刑!

“但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老板以前不是还说过‘结婚就像上坟一样是不祥之事,不如上班来得吉利’吗?

“你疯了吧,程与景怎么可能说这种话!

“真的!他年轻的时候也长过嘴的,是前几年真正掌权之后才变成的哑巴霸总!

“哈哈哈哈草,我进公司晚你别骗我。

“骗你干什么,每个老员工都有一本枪版员工手册,里面好多程总大学时候的经典语录,我网盘发你呀!

于是今天,时落本人的出现,没有人按捺得住那点八卦的心思,都想知道让他们老板回心转意,甚至急于往婚姻坟场里跳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小林原本担心时落一个刚成年的孩子,面对这种阵仗会不适应,加快脚步将她往专用电梯上带。

可时落就好像完全察觉不到周围的议论和目光,也可能是察觉到了却不在意,一个眼神都没有分出去。

小林他们这种看上去高大华丽的写字楼里打拼的人,每天需要很用力地挺直脊背,才能让自己在没有硝烟的战场里不失掉气势。

时落却像单纯得没有任何考量,又或者说其实是聪明到显得迟钝,穿着白色旗袍出现在这里,却用一种绝对松弛自然的姿态不紧不慢地走路,偶尔还低头看手机和朋友发消息,露出浅浅的微笑。

这种放松和无端而起的底气,是在场所有人都永远不可能有的,真的就像是被宠得天真烂漫的小夫人。

“是哪家的小姐吗?有没有人认识?

“反正不是那群贵族圈子里的人物,没出现过。

“有没有可能是商业联姻?集团最近不是和什么集团走得近吗?

“啊……

电梯门合上,交谈声被隔绝于外,小林才悄悄松了口气。

在大楼顶层办公的人数不到一层的十分之一,笼罩着严肃的寂静,也不再有人对时落的到来表现出震惊。

小林带着时落往程与景办公室走,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大致介绍一下周围的环境。

时落看她说着说着神色越来越放松,眉宇间透露着喜悦,是一种持续性的好心情,不由地被感染到,安静听她说话。

小林见时落笑了,停下来问“怎么啦?

时落摇摇头,坦然道“就是觉得你最近一定有什么开心的事。

她身上有种神奇的亲和力,很难让人对她产生戒心。

“那倒确实,小林合不拢嘴,悄悄告诉她“月底我们整个秘书组都要加奖金!

“真的?恭喜你呀。时落略带欣喜地笑着说。

“哪有,小林看时落像在看个钱福星,“都是多亏了你。

时落微怔“为什么多亏我?

小林突然闭嘴,只遮掩地笑笑,打开门对时落说“没什么,快进来吧,老板还在开会,让你稍微等一下他。

她引时落坐到沙发上,弯腰柔声问“你要喝甜牛奶还是纯牛奶呢?

时落“……

怎么这些年轻小姐姐都默认她喜欢喝牛奶呢?

时落抿唇,微微一笑“可以给我一杯冰水吗?

天气真的很热!

程与景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桌上的冰水被喝得只剩下几颗没完全融化的冰块,杯壁的水珠滑落到金属桌面上留下一小块水渍。

时落站在落地窗前,双手趴着玻璃,聚精会神地不知道在往下面看什么。

“时落?

……

这孩子没反应。

程与景上前几步,轻轻拍了拍时落的肩膀,她果然又被吓到了,轻呼一声躲开,肩头抵到玻璃墙上。

程与景“……

他发现时落虽然看上去比一般孩子沉稳些,但很容易被一些突然出现的事物吓到。

哪怕程与景没那个意思,拍她肩膀的力道也很轻,她还是会突然变成一只弹开的小兔子。

时落和程与景对视几秒,把人工耳蜗按开“……我都不知道你进来了。

她脸颊被晒得有点红,睫毛在阳光下看起来很长,一颤一颤的。

程与景注视着这张漂亮脸蛋,旋即撩开她右耳边的头发,看了眼那只小小的体外机“怎么又自己关了,李安祁不是说要多戴着适应适应吗?

时落答得飘忽“习惯了,我以前也总是关来着。

程与景没说话,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问“是戴着不舒服吗?

这倒是没有。

时落摸了摸耳朵,说“是它比我以前那个清晰太多了,我不习惯。

程与景转身去桌边拿了个没用过的水杯接水,淡淡道“那就戴着,免得叫你听不见,拍你一下又总是吓到。

时落跟上去,小声反驳“没有总是。

程与景掀起眼皮扫她一眼“嗯。

“没想到顾总真的会结婚,还是年纪这么小的。

“话说他们这种钻石王老五是不是都喜欢小的呀,老夫少妻在他们圈子里很流行吗?

我也好想有个这种男朋友。

时落和程与景到民政局时,正好掐在午饭前的点,早上来领证的已经办完了,下午领的又还没到,现场正正好只有他们一对。

工作人员看到两人时都愣了一瞬。

程与景在北市确实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要平常多关注新闻,基本不可能不知道他。

从早上时落出现在公司被拍了放到网上。

有人爆料说程与景要结婚了,对象是某豪门从未露脸的小姐,是商业联姻。

也有人爆料说,程与景就是当和尚修行久了,包养了个年轻漂亮的大学生。

还有人相信他们是真爱。

一时间众说纷纭。

直到她们出现在民政局,不管理由是什么,至少直接证实了结婚传言,一石激起千层浪。

时落率先打破沉默,站在程与景身边柔柔地笑着“中午好。

声音又清又软。

民政局的职员们,只用了不到一秒就立刻恢复专业。

“中午好,两位是来领证的吧?说话的是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性,看起来应该他们的小组长。

程与景点头“是的,请问需要办哪些手续?

话音一落,墙角站成一排的职员们都悄悄倒吸了一口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组长得体地笑了笑,说“请跟我来。

她把两人带到休息区的圆桌前坐下,招呼同事拿了几张单子过来,摆到两人面前。

“先生小姐您好,我是结婚登记员小张,很高兴为您服务。这是两份《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请两位分别填写,再将户口本和相关证件交由我们进行审查处理。

时落道谢,接过声明书,程与景将证件交给组长。

这时李助理带着小林从外面进来,手里提了好几盒包装精致的巧克力,送给到组长手上。

“大喜的日子,程总给大家送点喜糖,多喜多福,希望大家不要嫌弃啊。

结婚登记处最不缺的就是新人的喜糖,一般他们给,登记员都会收,不想在好日子拂了人家新婚燕尔求喜的心意。

组长这次也没客气,笑吟吟收下巧克力,“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声明书两位慢慢填,我先去看看证件审查得怎么样了。

她提着巧克力进办公室,放到同事们面前,“新人的喜糖,待会儿大家都分点。

“这包装看着有点高档啊。

同事拆开一盒打开百度,十几秒后倒吸一口气“意大利纯手工制作,一盒两三千,一送七八盒?我还是头一次收到上万块的喜糖。

组长审着资料,闻言缓缓扭头,众人对视片刻后,心照不宣地瓜分了一盒。

休息区里没有别人,时落和程与景并肩坐在一起安静填表。

时落的字和她的人一样,都是秀气,而程与景的字无疑是很好的,笔力劲挺,大气磅礴。

“咳……这里冷气开得比时落习惯的温度低很多,她呼吸道敏感,小半天没喝水嗓子发哑,掩唇咳了一声。

程与景笔尖顿了顿,没抬头“怎么了?

“没事。时落专心填表,一行一行读得很仔细。

只是安静的休息区间或响起时落的一声声咳嗽。

“啪嗒——

程与景放下笔,起身去饮水机接了杯水,拿回来放到时落手边“难受就喝点。

时落有个毛病,一旦很专注的时候就会忽略掉很多事情,还是程与景在一边冷不丁开口,她才意识到自己咳了很久。

不过有人帮忙端茶倒水,总好过自己动手吧,时落捧起纸杯笑出两个酒窝“谢谢程先生。

程与景看着时落的酒窝,不解风情“笑什么,赶紧写。

时落“……

填好声明书,组长那边表示资料没有问题,将两人带进了拍照室。

拍照前,小林争着给时落涂了点口红,非说时落脸上血色不好,要涂点口红上镜才会好看,拍结婚照得漂漂亮亮的。

时落坐着微微张开嘴任由小林摆弄,程与景就站在一旁边喝水边看。

时落就连嘴唇也很好看,唇瓣薄厚适中,上唇坠着一颗小小的唇珠,时落每次擦嘴都会用纸巾在上面轻轻点一下。

口红涂上之后,看起来和时落最喜欢吃的樱桃很像。

不过在程与景的略显直男的审美里,总觉这张嘴唇什么都不涂,就原本浅浅的粉色更漂亮些。

组长在一边等着,同事悄悄凑过来小声说“你说这程总,一大杯水都快喝完了,怎么就光看不说话呢?

组长睨他一眼,将食指竖到嘴边“嘘!

拍照室里有一座放满鲜花、印着国徽的木质宣誓台,台后是大红色的背景布。

一直到站在宣誓台前,时落才终于有了要结婚的实感,突然有点紧张,又有点恍惚不敢相信。

身边这个人,是一个和她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男人,而他们因为一纸合约,站在了被所有人祝福的、庄重的宣誓台上。

时落手心微微冒汗。

照相师还在调相机,大多数新人领证时都会有些紧张,职员们习惯性地开玩笑缓和气氛,但程与景向来没什么表情,只偶尔出于礼貌地回应,时落则是紧张得面部肌肉僵硬。

幸好两人颜值是真的高,再怎么僵硬也是赏心悦目。

照相师已经调好相机,招呼两人看镜头。

时落和程与景肩并肩站着,胳膊紧紧贴在一起,能很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随着快门声想起,时落裂开嘴,笑得有点被迫营业。

就连照相师看了都有点忍俊不禁,宽慰道“时小姐放松一点,不要紧张笑起来会更漂亮哦。

时落点点头,深呼吸一口重新开始拍,可又拍了好几次她始终进入不了状态,两个人在镜头里,不像拍结婚照,倒像是来办离婚的。

一旁的职员们都忍不住小声吐槽“这程总干嘛呢,怎么也不哄一下……

“就是啊,小朋友看起来好紧张……

一连照失败好几次,时落也有些气馁,用力地搓自己的脸,企图让面部肌肉放松些。

手腕被人拉住,程与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很害怕吗?

但时落把头偏了过去,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慌张。

她皮肤很白,留着看起来很柔软的黑色长发,低头的时候睫毛长且密,微微向下垂着,在卧蚕上投下细密的阴影,是非常惊艳的长相。

程与景伸手,十指抵在时落脸颊上,低声说“抿一下嘴,把酒窝露出来。

时落抬头,脸颊微鼓地盯着程与景。

她都这么紧张了,这人竟然还逼她露酒窝!

太过分了!

程与景看着时落,少女明亮的大眼睛里全是自己的倒影,只是蕴了好多愤愤不平,他也知道自己说话不好听。

但他真的不会哄人。

程与景僵持半晌,终于妥协似的轻叹一声

“酒窝真的漂亮,笑一笑?

时落看着他那表情,也能感觉到这大概是他能表现出的最大的温柔了。

她深吸一口气,照程与景说的,慢慢抿起嘴。

随着时落的动作,程与景指尖缓缓陷进一个小窝里,触感相当奇妙,是他整个人生中都没感受过的。

程与景唇角不受控制地弯出细微的弧度,然后轻轻碰着时落的下颌把少女的脸转到正面。

照相师心领神会,咔嚓一声,画面定格在此。

拍好照,颁证员将宣誓词递给他们,开始走宣誓流程。

那是一本实木质感很有分量的暗红色保护壳,结婚誓词就卡在里面。

颁证员“我很高兴在这样一个神圣的日子为二位颁发结婚证,请二位郑重回答我的问题请问你们是自愿结婚吗?

两人看着誓词异口同声,声线交织在一起“是。

“我国实行婚姻自由,伴侣双方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共同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请问你们能做到吗?

“能。

“请二位面对庄严的国徽,一起宣读《结婚誓言》。

程与景翻开厚重的实木壳子,递到两人中间,时落看了他一眼,停顿两秒,然后跟着他的节奏一起读了出来

“我们自愿结为伴侣,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富有还是贫穷,健康还是疾病,青春还是年老,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相濡以沫,钟爱一生!

时落的声线温软清浅,而程与景低沉稳重,在庄严的誓词下,除了他们本人,任何人眼中他们都像一对真心相爱的恋人。

室内响起祝福的掌声。

颁证员将结婚证递给他们。

“祝福二位,新婚快乐!

《摆烂任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