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果粒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惊!嫡小姐搬空整个京城去流放

>

惊!嫡小姐搬空整个京城去流放

凉风嘻嘻 著

古代言情 安然 萧煜

作者“凉风嘻嘻”的热门新书《惊!嫡小姐搬空整个京城去流放》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的小说。精彩截取如下:”那么忠烈的大将军,现在一定想不通,一定后悔至极。陆安然从屋里出来,就从空间里拿了一些东西,然后端进了书房里。果然如她所料。老头儿正坐在抚摸自己的长枪,一脸的眷恋不舍...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安然萧煜   更新: 2022-12-12 18: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惊!嫡小姐搬空整个京城去流放》主角安然萧煜,是小说写手“凉风嘻嘻”所写。精彩内容:陆安然脱开陆大夫人的手,“娘,安然身子好着,您吃下!您是安然现在的一切,您有什么,安然怎么活?”原主的身体不好,都是随了她娘,她娘的身子也不太好现代的陆安然是孤儿,没有亲人的现在她难得有了亲人,自然想她们都好好的,一个都不能有事!陆大夫人拒绝不了,看着陆安然一脸的无奈,“你这孩子……”“娘,您休息吧我去看看爹”那么忠烈的大将军,现在一定想不通,一定后悔至极陆安然从屋里出来,就从空间里拿了......

第010章 以整个南国为聘

陆安然是不想和萧煜借一步说话的。

可是老妈都答应了。

她还是和他过去了。

萧煜笑得特别的贱,“怎么样?一面之缘的朋友,可没有亏待你吧。

陆安然轻扯了扯嘴角,“我可和你不是什么朋友,说吧,你有什么目的?二房就在那里,你告诉他们我拧断了陆瑛的脖子也无妨,反正他们也不是我的对手。

萧煜歪着脑袋笑,“我怎会如此的狠心,然然都以整个南国为聘,我怎么会辜负了。最慢两月,到时候我来岭南接你。

陆安然倒是有些诧异,这个萧煜真上道,她摆手笑,“无需,岭南那地儿,我喜欢得很。你要收了南国,把那地儿留给我做土霸王就成。

我只想安心种田,你呢?继续扩大你的版图,做好你的一国之君就成。不过……你若像狗皇帝一样不仁不义,本小姐可能随时会踢了你下宝座。

“我人都是你的,你不对我负责吗??

萧煜倏尔凑近了她几分。

陆安然警惕的退后一大步,握紧了怀里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什么和什么……

“难道你忘了……那晚你扒了我的衣服,啃了我的唇……你便是朕的皇后。若你不喜欢做皇后,那你做女皇,我做你的皇后也行。

萧煜再次凑近。

陆安然猛地拔出匕首,对着他的腹部,“再靠近一点试试,姑奶奶有多狠,你是见识过了。

萧煜一脸受伤的小模样,看着真是让人心疼,他委屈的退后一大步,“那我就……送你到这里?

“不见。

说完,陆安然转身就准备走时。

萧煜倏尔又塞了一瓶东西给她,“这是上好的丹药,你且拿着,以备不时之需用。

见了人性丑陋的一面。

萧煜这个抓着她小尾巴的人,突然对她这么好,她有些不习惯。

收了瓶子,提醒了他一句,“金牌下面掉漆了。

说完,就走了。

萧煜却仍旧笑得一脸灿烂,“没关系,他看不出来。

陆安然摇头叹息,真是个不靠谱的。

不过想想,或许她多虑了,一个阎虎算什么,他一国之主,敢潜入敌国来,定是有万全的准备。

陆安然归队。

阎虎立即过来,“走了!

他手下的差役立即涌过来,凶巴巴的喊着所有人上路。

“走得快一些,晚上就可以在小镇过夜,走得要慢了,那就睡树林里吧。

“差爷,现在已经是午时了? 可否赏口吃的。

差役没说话,而是看阎虎的脸色,“那就吃了再走。

“多谢差爷!

脸上有刀疤那个叫什么狗二爷,是负责他们伙食的。

他的态度不太好,馒头直接就扔了过来。

硬绑绑,还有些发酸的馒头,配着清得不见一粒米的菜汤。

牙口不好的二老爷,一口下去,就崩得他的牙流血了,哎哟一声,“差爷,这馒头硬得没法吃啊!

“没法吃,那就别吃!

他们啃硬馒头,那阎虎却在亭子里喝酒,吃小菜,那酒菜的香气随着风时不时的飘过来,简直让人垂涎三尺。

手里的硬馒头怎么能香?

陆安然一家,倒是没有什么怨言,一家子整整齐齐的坐在一起。

拢共十人,陆安然的老爹,老娘,五个哥哥,再加上陆安然自己,还有黄妈妈,婢女喜悦。

陆安然拿出了自己削铁如泥的小刀,把馒头切成了片,然后用萧煜给的金银珠宝,换了一个大锅,火折子,一些肉。

他们自己生了火,先煎了肥瘦相间的肉,再让馒头吸了油,还煎脆了,夹着肉,和着菜汤一起。

这吃法太新颖了。

而且闻着好香。

其他一起流放的人眼馋得很。

陆勇是个好人,就想着给别人一些。

老娘就开始教训了,“夫君大仁大义,心地善良。照顾将士们习惯了,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们落难,这些东西还不多,也吃不了几顿。

不能总想着别人,得填饱了自己的肚子,不要给孩子们拖后腿才是,赶紧吃吧。

陆勇惭愧的垂下脑袋,“多谢夫人提醒。

他吃着那色香味俱全的馒头片夹肉,心里是五味杂陈。

他们吃完了,煎馒头片的锅里,还有点肉渣,还有馒头片。

在旁边看了很久的王兰,趁着黄妈妈收东西之际,快一步的伸手捡了那锅里的肉渣,馒头渣。

因为火才熄了没多久,余温还在,烫得她直甩手,却也没有丢了手里的东西,直接往嘴里塞。

那模样滑稽至极。

这才刚刚开始,这二婶儿就这样,以后有的是苦难。

苏晚秋看着行囊里的东西,有些愁容,“老二,你力气最大,功夫又好,这些东西就交由你保管。

老二提着沉甸甸的,看向陆安然,“然然,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有钱的公子哥儿,而且面生得很,不过看着是个好相与的。

苏晚秋垂下眼敛说,“这关你什么事?

老二被娘训了,低着脑袋不再说话。

她见老二不再说什么,这才看向陆安然,抓着她的手,“你可提醒了那位公子,他的金牌掉漆。这阎虎要是发现他骗他,他吃没有好果子吃。

“娘,他精着咧!别担心。

“然然,你往昔除了与他以外,从不与其他男子来往,这位公子是何时认识的?我看他贵气不凡,不像是普通人。

可又不是京中人,面生得很。

陆安然呃一声,想了半天,才说道“就是前几日,无意间认识的。

“才认识几日,便出手如此大方,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友。苏晚秋点点头。

陆安然笑,这点算什么。

她可是给了他一个南国!

他该给的。

苏晚秋见她只是笑笑,严肃的说“然然,要好好的珍惜。

“啥?

陆安然愣了一下,怎么感觉这娘好像意有所指。

苏晚秋幽幽的叹一口气,“往昔的过去,都是过去。到了岭南,我们就开始新的生活了,如果可以,该成家,还是要成家。

陆安然指了指自家五个哥哥,“娘,您想抱孙孙,也应该先催那五个,而不是我。

《惊!嫡小姐搬空整个京城去流放》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