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果粒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撩宠玫瑰

>

撩宠玫瑰

淮夏 著

姜晚宁 楚倦 现代言情

小说《撩宠玫瑰》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淮夏”。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楚隽故作无奈:“那就听你的。”三万五万的,对他来说有区别吗?说完,便起身去洗澡了。楚隽的手机震了两下,她拿起来一看,是程妍姝打来的,她接起来,还没开口,程妍姝的声音就传来了:“楚隽,明天晚上我们见一面吧,我听说你现在在君诚工作了?姜晚宁竟然用一个月六千块钱的工作来羞辱你,楚隽,你不该被她这样糟践。”...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姜晚宁楚倦   更新: 2022-12-13 17: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撩宠玫瑰》,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姜晚宁楚倦,由作者“淮夏”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一室静谧,尤显得男女之间的喘气声剧烈姜晚宁被男人按在落地窗上,男女之间强烈的体型差,性张力直接拉满男人的薄唇一路往下,灼热的气息洒在她耳廓,紧接着,咬住她的耳垂突兀的敲门声骤然响起,姜晚宁倏然从梦中清醒,醒来时,松了口气她竟然在梦里,把楚隽给睡了!转头,一张俊脸映入眼帘比做梦睡了楚隽更可怕的是,她真的把楚隽给睡了昨晚的记忆全部涌入脑海楚隽宣告破产后首次现身,姜晚宁第一时间赶去庆贺楚太......

第7章 走肾不走心

夜深,姜晚宁哀怨地瞪着身旁的人,腿酸,腰酸,哪哪都酸,

她咬牙道“迷恋金主的身体,楚隽,你简直就是快乐打工人。

楚隽忍不住喉咙里发出一声低笑“怎么?

“不行,我得扣你钱,你不能身体爽了,精神愉悦了,还能每个月从我这儿拿那么多钱。

楚隽背着她,嘴角笑意一闪而过,故作不悦“五万还要扣?姜晚宁,你当老子是要饭的?

姜晚宁来劲了,楚隽越不爽,她越要这么干“必须扣,一个月三万,不能更多了。

她就是看不得楚隽爽。

楚隽故作无奈“那就听你的。

三万五万的,对他来说有区别吗?

说完,便起身去洗澡了。

楚隽的手机震了两下,她拿起来一看,是程妍姝打来的,她接起来,还没开口,程妍姝的声音就传来了“楚隽,明天晚上我们见一面吧,我听说你现在在君诚工作了?姜晚宁竟然用一个月六千块钱的工作来羞辱你,楚隽,你不该被她这样糟践。

“怎么办?大概是我比程小姐有钱,在楚隽眼里,更有利用价值吧,他心甘情愿被我糟践诶。气气他的白月光,也能气到楚大公子吧。

程妍姝一噎,震惊于居然是姜晚宁接的电话。

他们都说楚隽虽然和姜晚宁结婚了,但他们是塑料夫妻,这三更半夜的,两人居然……同床共枕吗?

上次的吻痕,真的是楚隽留下的吗?

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仓促间挂了电话。

姜晚宁去拍洗手间的门“楚隽,能不能让你的白月光,别大晚上打电话过来,你们要你侬我侬的,至少要找个我不在的时间。

洗手间的门突然打开,姜晚宁立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靠,楚隽你能不能穿条裤子?

“不是你自己拍门的?我以为你想跟我共浴。

姜晚宁一脚踹过去,脚指头疼得她立刻蹲了下来,楚隽扯过一旁的浴巾,随意裹住下半身,抱起姜晚宁,轻柔地把人放到了床上。

一检查,姜晚宁的指甲竟然劈叉了,怪不得疼得她掉眼泪。

“楚隽你是不是骨折过,你这腿里打钢筋了吧,这么硬!

“我其他地方更硬,你不是不知道。

姜晚宁……

有病吧!

楚隽的大手包裹着她的脚,脚指头莹白圆润,漂亮又精致,楚隽的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她的脚勾住他脖子的画面,那时无暇顾及,这会儿倒是能欣赏个够。

楚隽用碘伏帮她的脚趾消了毒,又轻声道“程妍姝说什么了?

姜晚宁哼了一声“这么好奇?自己去问你的红颜知己,我才不当传音筒。

说完倒下,一把扯过被子,包住自己的头。

楚隽从身后拥住她,轻声低哄“我和程妍姝什么都没有。

信你个鬼!

顾易给姜晚宁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楚隽接了桩案子,是给一个被家暴的女人打离婚官司,而且,他打赢了。

姜晚宁有些诧异,楚大公子这……纯粹是运气好吧?

一定是!

姜晚宁回到家的时候,门口停了一辆玛莎拉蒂,从车上下来的,是她的堂哥姜远。

她大伯有三个儿子,个个废柴,没有一个争气的,显然是家教出了问题。

姜远看到姜晚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丫头才刚大学毕业没几年,老太太才八十岁,怎么就老糊涂了,竟然把那么大笔财产都交给她?

他可是长孙,再怎么论资排辈,姜晚宁这丫头也该排他后面。

“姜远,你来干什么?姜晚宁都不打算开门让他进去。

姜远咬牙“你这丫头,有没有规矩,就这么连名带姓地叫我?

姜晚宁嗤笑一声“我也这么喊姜宏胜的,你有意见就别上赶着来找我。

姜远被她气得脑仁疼“你还是这么牙尖嘴利,怪不得只能嫁给落魄太子爷楚隽,你两挺配,赶紧锁死。

“不就是以前拍同一块地,没争得过楚隽嘛,这么记仇啊,男人太小心眼,可发不了大财。

姜远差点跳起来“谁记仇了?我跟楚隽有什么可记仇的?

越是这样解释,就越说明戳到他痛处了,姜晚宁都懒得和他多说什么“你有什么事吗?

姜远上蹿下跳的,就是想告诉姜晚宁,他是长孙,对于奶奶的财产,他有第一顺位继承权。

姜晚宁笑起来“你当咱家有皇位吗?还第一顺位继承权。

姜远简直抓狂“姜晚宁!既然你这么不识相,那咱们就法庭上见!

姜晚宁跟他摆摆手“好,那,不见不散。

晚上六点半,楚隽准时到家。

楚.绝不多加一分钟班.倦今天又成功气到了张经理。

洗完澡的姜晚宁,睡裙很短,放眼看去,全是腿,又黑又亮的长卷发披在肩上,胸口开得也低。

“楚律师,接活吗?

楚隽歪着身子靠在洗手间门框上,脸上写着‘你说,我听听看’。

姜晚宁便把姜远要跟她抢财产的事说了一遍,楚隽点了一下头“我接,从现在开始,我们说话就计费了,咨询费。

姜晚宁轻笑“我们不是夫妻吗?要算这么清楚?

拔吊无情,楚隽有够绝情。

楚隽摘下手表,看了一眼时间“八点二十,现在知道我们是夫妻了?我以为我们纯粹是金钱捆绑的包养关系。

姜晚宁弯起嘴角笑“ok,楚律师怎么收费啊?

“一个小时……两百块。

芜湖,整段垮掉。

姜晚宁忍不住笑起来“楚律师,你未来一个月的时间,我包圆了。

楚隽挑眉看她“很高兴?

姜晚宁笑得毫不遮掩“你这价格开得也太实在了。

楚隽的目光锁住姜晚宁,嘴角稍纵即逝过一抹笑容。

“楚律师,你要坚决打好我的财产保卫战。

楚隽“ok。

隔天,楚隽下班时,门口有人找他,即便楚隽破产了,身上冷漠倨傲的气场却依然慑人,苏姗姗在他面前依旧拘谨不安“楚公子,我们有个局,想邀你去喝一杯。

楚隽扫了苏姗姗一眼,配合地上了车。

苏姗姗挑了一下眉,她就知道,楚隽会跟他们合作的。

《撩宠玫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