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果粒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肆宠甜婚:柏总的玫瑰成精了

>

肆宠甜婚:柏总的玫瑰成精了

麋鹿十七 著

云窈 柏聿 现代言情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麋鹿十七”的新书《肆宠甜婚:柏总的玫瑰成精了》,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玫瑰的香气在屋里弥漫,柏聿的心跳很快,她的红唇温软,带着摄人心魂的甜美。她很香……云窈睫羽微颤,与柏聿的呼吸相缠,她又闻到了浓郁的琥珀松香。她的手还牵着男人戴着戒指的手,银戒在灯光下格外明显,这是柏聿自愿戴上的枷锁。“好啊好啊,”柏老爷乐的合不拢嘴,“柏聿,以后窈窈就是你的妻子了,你要是欺负她我第一...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柏聿云窈   更新: 2022-12-13 18: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肆宠甜婚:柏总的玫瑰成精了》非常感兴趣,作者“麋鹿十七”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柏聿云窈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夜幕四合,天上繁星点点,美国华尔街依旧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男人刚洗完澡出来,黑色的浴袍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露出一片健壮的胸膛,上面还残余着未干的水珠,顺着凌厉的肌肉线条往下滑落,让人遐想他修长的指间端着一杯上好的RomaneeConti,站在落地窗前仿佛撒旦亲临,俯瞰着地面的车水马龙,闪烁变幻的七彩霓虹灯,璀璨夺目柏聿目光深沉,看着手机上柏老爷最新发来的消息,依旧冷淡老爷子:[臭小子,云窈......

第4章 可以亲吻新娘了

柏老爷看着眼前美好的一幕,对着司仪使眼色,司仪回过神,赶紧清了清嗓子,“柏总,你现在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云窈抬眼看他,红唇翕动,“柏聿,他们说的……唔。

她不明白司仪说的亲吻新娘是什么意思,刚想问就被男人一把扯过来,扣着她的后脑勺直接吻住。

两唇相覆,浅尝辄止,倒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仪式。

玫瑰的香气在屋里弥漫,柏聿的心跳很快,她的红唇温软,带着摄人心魂的甜美。

她很香……

云窈睫羽微颤,与柏聿的呼吸相缠,她又闻到了浓郁的琥珀松香。

她的手还牵着男人戴着戒指的手,银戒在灯光下格外明显,这是柏聿自愿戴上的枷锁。

“好啊好啊,柏老爷乐的合不拢嘴,“柏聿,以后窈窈就是你的妻子了,你要是欺负她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云窈被松开,她顺了顺呼吸,觉得四周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有些奇怪,带着云窈看不懂的意味深长。

“柏总刚刚亲太太的时候,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玫瑰花的香气?

“我也闻到了,特别浓郁,不过现在倒是没有了……

“太太的身上带着玫瑰香,来的时候我就闻到了。

“……

柏老爷听见他们在窃窃私语,冷冷地给了个眼风,周围的人很快就噤了声。

“天色不早啦,你们小两口洗洗睡吧,等你们睡了我就离开。柏老爷去客厅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窝着,助理将一群工作人员给带了出去。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不见。

云窈也开始犯困,清澈的眼里全是水雾。

柏聿拿起外套,转身往楼上走,云窈亦步亦趋,跟着他。

他回到自己的卧室,云窈也跟了进来,入目是一张黑色的大床,与四周金碧辉煌的复古风格倒显得格格不入。

他没去管云窈,拿着睡袍就去了浴室。

柏聿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云窈抱着他的枕头靠在沙发上睡的香甜,她睡着的样子很安静。

云窈脸上泛着淡淡红晕,睫毛如蝶翼般轻轻遮住眼眸,在眼底留下淡淡暗影,红唇轻抿,像是感受不到呼吸。

他不动声色,修长的指探到她鼻下,感受到温热后,柏聿松了口气。

还有呼吸,没死。

云窈却在这个时候醒了,睁开眼就看见柏聿一身水汽站在她面前,她懒得问他想干什么,准备继续睡。

没想到男人轻笑一声,嗓音淡淡,“云窈,出去睡。

云窈起身,抱着枕头漫不经心地往外走,“哦。

出去睡也挺好的,可以晒月亮。

她走到一半,柏聿就听见老爷子警告似的咳嗽声,他默默扶额,“回来,就在这睡。

云窈又抱着枕头折回来,想都没想就直接掀开被子躺到那张黑色的大床上。

柏聿眉心狠狠一跳,走过去将人捞起来,“去洗澡。

她慢慢睁开眼,清澈的美眸坦坦荡荡地看向他,半晌后云窈开口,“我不香吗?

玫瑰花哪有不香的?

柏聿被她看的心里一紧,云窈很香,香的出奇,他没办法反驳,但也不愿意就此向她妥协,“那也要去洗澡。

云窈摇头,言简意赅地回他,“明天,我现在想睡觉。

“你再不去,我不介意帮你洗?柏聿威胁道。

没想到云窈直接攀上男人的胳膊,轻轻点头,语气依旧是困的不行,“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云窈喜欢洗澡,只是她现在太困了不愿意动,柏聿愿意帮她,她很感激。

柏聿……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柏聿不可能真的帮她洗澡,直接抽回自己的胳膊,没再去管她。

云窈看着空荡荡的手,没和他计较出尔反尔的事情,好脾气地拉过被子接着睡。

男人躺在床上,抬手捂住眼睛,指上冰凉的触感还是挥之不去,柏聿开始回想着荒唐的一天。

他结婚了。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允许一个女人这样肆无忌惮地睡在自己旁边。

柏聿向来失眠多梦,今夜本以为还是会像往常一样睡不安稳,没想到却睡的深沉。

……

第二天云窈是被热醒的,她睁开眼就感受到了腰上的胳膊,转过身就是一片健壮的胸膛。

柏聿将她圈在怀里,睡的踏实。

云窈看他这个样子,微微皱眉,伸手去摸男人的心口处,感受到了心跳她才松一口气。

她还以为他死了。

直到柏聿身边的李特助找来家里,管家才敢上来敲门询问,“柏总,你睡醒了吗?

柏聿没反应。

云窈开口,“他还没醒。

“好的,太太,那你们接着休息。

管家觉得新奇,柏总一向不睡懒觉,如今日上三竿了还在睡倒是头一回。

果然是新婚,如胶似漆。

刚刚那样大的动静也没有吵醒柏聿,他的睡眠质量可真好。

“柏聿柏聿,我有点热。

云窈抬手推了推男人,他才悠悠转醒,意识还没清醒,下意识地将怀里的人搂的更紧。

“柏聿。

她长在雪峰山上,习惯了严寒,自然受不了男人滚烫的温度。

云窈正想着要不要变成玫瑰花溜走。

好在柏聿已经醒了,他睁眼看见怀里的美人,淡定自若地松开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下午一点。

啧。

“饿了吗?柏聿烦躁地撩了一把头发,起身走向浴室。

云窈没说话,抱着枕头出去了。

她不饿,她想喝露水。

一开门就遇上了女佣主管,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大家都叫她花姐。

“太太,你醒了,柏总已经吩咐人给你送来了衣服,你看你喜欢穿哪个?花姐看云窈还是一脸懵懂的样子,她就莫名地喜欢。

“有没有房间可以给我睡?

云窈再也不想和柏聿睡在一起了,虽然她很喜欢柏聿身上的琥珀松香,但是他太热了,被他抱着睡不舒服。

“啊,花姐明显的被吓到,小两口昨天才结婚,今天就要分房睡。

难道是夫妻生活不和谐?

也对,就柏总天天冷着个脸,怎么会给初次见面的太太好脸色看呢?

花姐瞬时就理解了柏太太,“太太,整个庄园,你想睡哪一间都可以!

管家曹叔听见了赶紧跑过来阻止。

他是柏老爷安插在小两口身边的眼线,柏老爷知道了可不会允许两人分房睡!

“太太,你再考虑考虑,我觉得柏总对待你还是很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