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果粒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狂飙大结局

>

狂飙大结局

徐纪周 朱俊懿 原著 白文君 改编 著

安欣 狂飙 现代言情 高启强

《狂飙》主角安欣高启强,是小说写手“徐纪周 朱俊懿 原著 白文君 改编”所写。精彩内容:深夜,李有田的家里,李响带着几名警察在屋里翻找李有田穿着背心,一看就是刚从床上爬起来,又惊又怕“李队长啊,深更半夜的,这是咋了?”李响假装皱眉,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给我的命令就是让我搜查李宏伟的居所”“不能乱翻啊!宏伟也不在,你等他回来好不好?”李响故意小声道:“叔,宏伟已经在公安局了”李有田紧张地问:“他犯啥事儿了?”“缉毒支队抓的,具体不清楚,我们是来配合调查的”“那……那总...

来源:cd   主角: 安欣高启强   更新: 2023-05-20 07: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狂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徐纪周 朱俊懿 原著 白文君 改编”。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高启盛生气地把手上的账本一摔:“我就知道!你说要给安欣送什么大礼,原来就是把自己送出去!”“小盛,这件事已经扯不清了,咱家搅和得越久就会陷得越深。我前前后后仔细想过了,只要我把这些事儿都扛下来,就不会牵连到你,也不会牵连到这家店。你还能好好地做生意……”“哥,你知道这几个月咱们赚了多少钱?毛利润十万...

第20章

《狂飙》由徐纪周 朱俊懿 原著 白文君 改编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文学小说、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安欣所吸引,目前狂飙这本书最新章节第二十一章 最终审判,狂飙目前已写23.6万字,狂飙,高启强,文学小说,现实小说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这…..电视剧的剧本吧?不算原著

书写得太差了,叙事平白如水,人物性格苍白无力。这部书能火,全靠电视剧里演员的精彩演绎。举个例子,陈书婷在书里平凡无奇,电视剧里却是美艳霸气的大嫂。

智商有限,打开《狂飙》
作者xxx,xxx,原著xxx
什么意思?

热门章节

第十三章 阴差阳错

第十四章 高启盛的加入

第十五章 枪丢了!

第十六章 有内鬼!

第十七章 高家兄弟

作品试读

小灵通专卖店已经结束营业,高氏兄弟在清理盘点。

高启强说了一句“你说安欣和徐江谁能先找到那个司机?

“谁先找到都一样,徐江这次脱不了干系。

“是,都该了结了。

高启盛忽然严肃地看着高启强“你是不是准备等警察抓了徐江就去自首?

高启强沉默着,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高启盛生气地把手上的账本一摔“我就知道!你说要给安欣送什么大礼,原来就是把自己送出去!

“小盛,这件事已经扯不清了,咱家搅和得越久就会陷得越深。我前前后后仔细想过了,只要我把这些事儿都扛下来,就不会牵连到你,也不会牵连到这家店。你还能好好地做生意……

“哥,你知道这几个月咱们赚了多少钱?毛利润十万,而且每个月都比上个月更多。好日子刚刚开始,你就不过了?

“你聪明又有见识,哥打心里高兴。生意做成了,哥也就能放心离开几年了。再说,徐江被抓,肯定得供出我来,早晚的事儿,我还不如争取个宽大处理。晚饭你自己吃吧,我去办点儿事。放心,不是去自首。徐江一天没被抓,我就一天不能被抓住,我得盯着他,防止他对你们做什么事儿。说罢,高启强拉开卷帘门,自己钻了出去。

高启盛焦躁地在店里来回踱着步子。终于,他想出了办法,拿起小灵通拨出一串号码。

入夜的西萍县公安局里,李队长陪着胳膊上绑着绷带的安欣走进门。

李响正好从审讯室出来。

李队长招呼着李响“正好,安欣的手术刚做完,麻药劲儿都没过就非要过来。交给你了。

李响看着安欣,说“人都在呢,有什么不放心的?

安欣压低声音“枪呢,我的枪呢?

李响从贴身的兜里掏出来,枪还装在证物袋里。“给你保管好了,放心。

安欣用好的那只手接过来,揣进自己怀里。“审得怎么样?

李响点头说道“司机郭振交代得很快,承认自己收了徐江的钱,把老板出卖了。

安欣连忙问道“他能做目击证人吗?

李响摆了一个“OK的手势“没问题,徐江杀人的时候他也在,埋尸地点都招了。

安欣欣喜若狂“太好了!这下徐江完蛋了!赶紧把报告传回京海。

李响看看周围,把安欣拉到自己身边,小声说着“动静搞得那么大,报告早就传回京海了,要不然你以为我敢决定就地审讯?两个局长已经猜出来你怀疑他们了,师父也跟着你挨了好一顿骂。

安欣有些紧张“那结果呢?

李响笑笑“安局在办公室等着呢,审讯结果传回去,他马上去申请徐江的逮捕令。

安欣高兴地说“那还等什么?!赶快吧!

西萍县公安局审讯室内,疯驴子耷拉着脑袋,完全没了之前的神气,却还是不配合。

“郭振已经都交代了,你的老板都完蛋了,你还替他死撑着,有必要吗?

疯驴子一脸戏谑地看着安欣“你怎么知道他完蛋了?

安欣掰着指头数“杀人,郭振能证明;雇凶杀人,麻子能证明。

李响补充道“还有从事和资助黑社会组织活动。这些罪过就不小了。

安欣敲了敲桌子“就差你的证词了,给他再加一条非法买卖器官。

疯驴子点头道“行,我承认我栽了,但是你们凭这些就想抓老板,有点儿天真。公安是了不起,可是公安头上就没有紧箍咒吗?

安欣一愣“你什么意思?

疯驴子看着安欣笑了“你说的那些罪名只能治治我们,但治不了徐江。就算抓了他,你也判不了,早晚还得放出来。

“你是说有人在保护他?

疯驴子一脸无奈与质疑“警察叔叔,你们是第一天跟他打交道吗?这种事自己还不清楚?

安欣和李响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清楚疯驴子不是虚张声势。

安欣严肃地问“谁在保护徐江?

“这个,不知道。

李响拍着桌子“老实交代!

疯驴子一皱眉“你们是白痴吗?这我能知道吗?换成是你,你,你们能显摆是谁保护的你们吗?我只是听说,那个大人物很喜欢手表。

深夜,街道上几乎已经看不见什么人。高启强喝了不少酒,踉踉跄跄地走在路上。

律师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响“按照您说的,这位朋友已经涉嫌较为严重的刑事犯罪,而且犯了好几条。一般来说,会数罪并罚。最少最少,也要十年。

高启强被地上的一块砖头绊倒,结结实实摔了个跟头。

他想爬却爬不起来,瘫在地上,捂着脸哀号。

高启强喊道“十年,老子一辈子能有几个十年?

一个瘦小的身影背着个大包,走到他跟前端详着“哥?

高启强揉揉眼睛,难以置信,是妹妹高启兰站在自己面前。

高启兰将哥哥扶起“你怎么喝酒啦,还喝成这样?

高启强一脸惊讶“小兰,你怎么回来了?

高启兰说道“二哥给我打了电话,说家里有大事,让我马上回来一趟。

“这浑小子……高启强挣扎着想爬起来,手脚却不听使唤。

高启兰费了半天的劲儿才把哥哥撑起来。兄妹俩相互搀扶着,向家走去。

深夜,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内再一次灯火通明起来。

曹闯披着衣服,坐在行军床上接电话。“嗯,我听明白了。疯驴子说的情况应该是真实的。自从我们开始调查白金瀚,就一直受到来自上面的压力,连派去盯梢的人都撤掉了。徐江跟很多市级领导的关系不错,但是谁是他的保护伞,一时还摸不清楚。

孟德海在一旁听得心焦,忍不住抢过手机“安欣,我是孟德海!我告诉你,你别担心这些有的没的,徐江犯的是杀人案!你要做的就是把证据夯实。只要人证、物证齐全,逻辑链条清晰,谁都保不住他!

这时,安欣的声音缓缓传了出来“我不敢瞒着您,是这个线索不可靠,我想等有了结果再跟您汇报。

孟德海喊道“别学那套弯弯绕,你道行差得远,怎么听都假。我告诉你,你安叔正在准备材料,申请徐江的逮捕令,我们几个老家伙,做事考虑的是大局,不可能像你们一样意气用事。不过你放心,这件事目前只有咱们五个人知道,要是真的走漏了消息,就从咱五个人里查。

“孟局,你就别故意损我了。

听着安欣说话,孟德海笑了,“好好养伤,安全回来。

“是!安欣干净利索地答道。

高启强回到家中,气急败坏地把高启盛从屋里拽到楼下。

高启强压低声音道“你给小兰打电话说什么了?

高启盛扶了一下眼镜“叫她回来团聚一下,不然下次再见你,只能在监狱里了。

高启强虽然压低了声音,但还是听得出来满腔愤怒。

“是我想去坐牢吗?还不是为了你们能过上安生日子?小兰跟这事儿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是我,她是她,她不该受我的连累,你把她搅和进来干什么?

高启盛点头道“对,她可以不受你的连累,她可以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断绝关系,过自己的人生。但是你问问她,她愿意吗?你还记得过年那天吗?你被抓去公安局,小兰哭着不肯回家,一直在外面等你到半夜。你觉得她会扔下你自己去过好日子吗?

高启兰不安地从家里出来,扶着楼梯上的围栏,大喊“哥,你们干吗呢?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快回来吧!

高启强和高启盛同时抬起头,高启强笑着说“能有什么事儿?还不是你二哥捣乱?我们买了夜宵就回来。

高启兰笑着喊道“我就想吃你做的汤面。

厨房里的高启强往锅里倒水,点上火,然后盯着蓝色的火苗发呆。

外屋传来兄妹俩的嬉闹声“啊……大哥……二哥抢我电视!你快来揍他!

高启强哭了——这是他最舍不得的,家里的烟火气。

兄妹三人围在桌前吃热汤面。

高启兰努力做出一副愉快的样子。兄弟俩都心事重重。

高启兰正色道“吃饱了,哥,现在能说了吧,到底叫我回来是因为什么事儿?

高启强斟酌着词句道“小兰,我本来想换个地方生活,可能会离开你们一段时间,但是想了又想,还是舍不得,所以不走了。

高启盛开心道“就这?你早说,我就不把小兰叫回来了。

高启强瞪着眼睛“你还不满意?回头再跟你算账。

兄弟俩闹了一阵,发现小兰没有动静,扭头一看,吓了一跳。

高启兰瘪着嘴,眼泪哗哗往下淌。“哥,你不要我们了。

高启强慌了,连忙安慰道“不走了不走了,都说了不走了。

高启兰放声大哭“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们了。

高启强一边手忙脚乱地安慰妹妹,一边抽打高启盛。

高启盛躲着巴掌,还不忘笑话高启兰。

清晨,西萍县公安局,警察押着疯驴子、麻子、郭振三人出门,上了警车。审讯结果已经传回了京海,此刻安长林正在去往检察院的路上,申请徐江的逮捕令。

李响扶着安欣,跟李队长和政委握手告别“还要麻烦你们出人押送,真是不好意思。

这时,装证据的盒子里突然响起手机铃声。

李响翻出一个证物袋,说“是疯驴子的手机。

手机不停地响,仿佛只要不接,对方就会一直打过来。

安欣按下免提,接通电话。

没人说话,只有沉重的呼吸声。漫长的几十秒后,电话突兀地挂断了。

李响忙道“我给电信局打电话,叫他们查一下来电号码。

安欣摇头“来不及了,给孟局打电话,立刻、马上行动!

一队警车呼啸着,堵住小区的道路。

警察们全体下车,由曹闯带头,冲向徐家。

几个打手拦在门前。

曹闯怒目圆睁“滚!

老六和手下人吓了一跳,嚣张气焰顿时不见了,乖乖地让开。

曹闯伸手砸门,毫不客气。“市局刑警队,开门!

房间里没人应声。

张彪跑过来说“徐江的车还在,应该没跑。

曹闯稍稍放下点儿心。“你接着敲!

张彪继续敲门。

曹闯沿墙找到一处开着的窗户,探头向里面张望。

沙发上似乎有个人,正盖着毯子睡觉。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曹闯接通。

“逮捕令已经拿到了,不用等我,立即抓人,出了问题我负责。安长林隔着电话命令道。

房门被撞开,曹闯带头冲进去。“徐江,你被捕了!

他快步走到沙发前,掀开毯子。

沙发上只有几个抱枕。

小说《狂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狂飙大结局》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