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果粒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当钓系美人开撩后

>

当钓系美人开撩后

闵行洲 著

林烟 闵行洲 霸道总裁

小说《当钓系美人开撩后》是由网文作者“闵行洲”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吃得正兴,隐约听到脚步声,女保姆已经掠过她去门口迎接。“闵先生。”林烟看过去,听到闵行洲问:“好吃么。”林烟捧起面,仰头:“你要不要吃,我让张姨再煮一碗...

来源:ywqd   主角: 闵行洲林烟   更新: 2023-01-16 16: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当钓系美人开撩后》中的人物闵行洲林烟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霸道总裁小说,“闵行洲”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当钓系美人开撩后》内容概括:夜色拢了云,开车中途收到秦涛的信息林烟戴上蓝牙耳机,拨通秦涛的号码:“地址发给我”秦涛愣很久,说话的声音差点让人听不见:“南阳海岸的游艇”秦涛又叮嘱:“那里坐的都是廖家那边的人物,行洲也在”林烟嗯一声,掐断通话跑车停在会所大门,林烟把钥匙丢给保安,保安那个眼熟:“闵太太,廖三小姐,你们来了”廖未芝笑得轻松,“这声廖三小姐,挺顺耳”林烟突然发现廖未芝越来越像......

你不爱她,你在等我回来闵行洲

闵行洲坐在驾驶位抽烟,手臂搭在车窗,衬衣扣子从上面解下来两颗,一片潦倒落魄的味道,尤璇开车门关车门都用一种极为大力的声响。

她进副驾驶,立马勾走放在中间控制台的车钥匙,“刚刚对她动心没有?

闵行洲咬着烟,没说话。

尤璇扯走他嘴里的烟自己抽,男人依旧无动于衷,摸出烟盒重燃一支。

尤璇问他“你吻她哪里。

闵行洲淡淡吐字“没吻过。

男人的谎言,也不知道是怕眼前的女人难过,还是另一个女人并不重要,尤璇冷笑“多少次,全身吗。

男人没回答,不知道是不记得还是不愿承认。

尤璇直接开口“回东城檀园,你家。

闵行洲没看她,淡得很“下车。

“要不公司起居室。尤璇红唇微弯,腿勾着他裤腿,她最了解他,该点哪里最合适。

闵行洲头往上仰,静静抽烟,吞云吐雾中性感得要命,好半响他低笑一声,态度稍带些戏谑,“我已经结婚,你是以什么身份跟我在一起?情妇么?

“是不是只要我回头,你就会跟她撕协议。尤璇把烟扔出窗外,坐到男人身上搭着,脸上笑容像是调戏且不明确态度。

她勾他脖子想吻他,闵行洲一把将人推开,“给过你,你不要。

尤璇也傲“我还不稀罕,闵太太算什么,敌得上闵行洲的心头宠?

这话实在刺激到男人的劣性。

闵行洲捏住她下巴带回来“除了我,谁能惯得了你。

尤璇抚了抚火辣辣的下巴“你是不是想弄疼我。

闵行洲咬烟,呵了一声。

“那就不要回家找她。尤璇把他跑车钥匙丢出窗外,挑衅。闵行洲两指拿出烟,一口烟雾喷在尤璇脸上,“你脾气是真不会改,太纵你了是么。

纵。

尤璇同样记得,闵行洲在游轮拍卖会上拍一条项链送给她,她当时扔海里了,因为吵架。

三千万的项链都不带犹豫,别说车钥匙,闵行洲手机她都能扔,闵行洲乐意纵。

尤璇觉得,她和闵行洲的游戏,看起来像是谁也拧不过谁,其实是闵行洲情愿被她玩弄。

男人都是,捕猎的最终目的只是享受过程刺激和征服,白开水一样淡的女人真没有挑战,你得让他得不到,吊着。

尤璇深谙此道,像蛇蝎,像黑猫,像狐狸精跳脱,挖空男人的偏爱全放自己身上。

她歪着头弯唇,一点一点欣赏男人英气硬朗的脸,究竟这张脸让多少女人吃过亏。

她低头,红唇印在闵行洲衣领,黑与红,夜晚的关系并不明显,“觉得我不够她乖是吗,可你照样拿我没办法。得意的补了句,“你再高傲又怎样,永远拒绝不了我。

闵行洲弹掉烟灰,“在外面找不到比我更宠你的男人了?

“为什么不和她去民政局,为什么不和她公开,让她在网上备受争议。尤璇一语戳中,“。

闵行洲依旧那副寡淡的态度“我愿意娶她养她,她让我高兴。

尤璇贴到他脸上,捉他衣领“闵行洲,我很不爽。

视线相对,闵行洲沉默,半响,他推门下车“不爽就回来,什么都是你的。

深夜,车流少。

交通灯边,尤璇脱掉高跟鞋跟上去,抱紧男人的腰,“不许再睡她,听到没有!

“你听到没有,我不许!

接下来几天,闵行洲没回过别墅,林烟也没找他,听徐特助说他住在檀园,檀园离公司近。

闵行洲在檀园的房子,林烟没去过,那里的大平层是港城位置最优越的,也贵。

后面林烟听说,那晚是徐特助去中川路开那辆跑车回来,而司机接闵行洲和尤璇回檀园。

闵行洲当真是让她疯,让她纵。

闵行洲这是表明态度,那天在卫生间故意丢给他烂摊子,他的选择已经明确,果然是敌不过前任。

林烟问秦涛个问题「你那位短发女友养的猫,会不吃腥吗」

秦涛「她养过猫吗,我不记得,前天刚分手」

林烟「节哀」

秦涛「共勉」

秦涛他们吧,女朋友名字能叫混,什么春春、coco、莉莉,他们能认得哪个。

当然他们也是有底线,不乱睡,就是单纯谈恋爱。

再看协议书。

交易就是交易,林烟觉得自己真贪心。

自从饭局上没谈回代言,公司简直是皮毛资源不再分给她,什么事跟林烟没关系,在娱乐圈是喝西北风的状态。

林烟又约住北区的周太太来家里做客,周太太一来就教她揉面发面。

女保姆觉得这种事本不该太太亲自出马,但想闵先生好久没回别墅,估计是夫妻之间的小情趣,没上前插手。

周太太常来,多少了解些,“闵先生又想吃你做的点心了?男人啊你得先捉住他的胃让他挑剔。

徐特助回别墅拿文件还赞扬,“太太就是贤惠,总裁有口福了。

林烟只笑,最后一个人学完拎小盒子去郊外的墓地,两块相邻的墓碑,没有遗像没有名字,林烟放下点心,呆几个小时才走。

徐特助在公司等半天,饭点都过了还是没等来太太的点心,以前太太一闲都会来公司,在总裁办腻歪得很,整个下午都出不来。

打阿星电话,阿星说“她没通告,公司不管她,她能忙什么。

徐特助打趣“太太和你在娱乐圈混得可真惨。

林烟确实挺‘惨’的,跟闵家老爷子去爬山、下海、打高尔夫球。

“听说那女人回来了?闵老爷子说,“你倒不用怕,有爷爷撑腰。

林烟递帕子给老人家,“没怕,主要心里不舒服。

老爷子擦汗时,突然问,“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既然行洲爱她,她爱行洲,那她为什么要提分手?

林烟摊手“我觉得不重要,当然我也猜不出。

“可不是闵家拆散他们。老爷子笑了,“道理以后你会懂的。

“小烟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舒适。林烟想着,“主要有爷爷奶奶宠。

老爷子拿挥杆轻敲她头,“你就是嘴甜,平常也这样哄他,拿下。

林烟笑着没回话。

老爷子问“你怎么想。

林烟挥杆击球,慢慢声,“林家家业继承权和闵太太的位置,我都要,但不能心急不是。

闵家老爷子笑起来,“有时候看你娇娇弱弱的,都怕你吃亏。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