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果粒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惊鸿游

>

惊鸿游

稔山念旧 著

小春 小说推荐 秦木舟

《惊鸿游》小说是作者“稔山念旧”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你给我奏点乐,好让我静心下来不看你。”顾岚表情复杂揉着后脑想了半刻,不知怎么奏乐,居然站在房檐上唤水云剑出鞘,犹如初见时江亭前,迸出周身气泽,挪步轻移,房檐瓦片如同虚设,腾气而起,水云剑凝着柔和流动白光,在她手中仿佛再生,气势融成一体,剑破空气,发出铮铮之音,我静静动手烹茶,水云剑是她的武器与灵魂...

来源:cd   主角: 小春秦木舟   更新: 2023-01-22 15: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惊鸿游》,讲述主角小春秦木舟的爱恨纠葛,作者“稔山念旧”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辰时,客栈内已多食客,烟火气从客栈顶楼的那幢烟囱内袅袅升出,我整夜靠在床沿入眠,梦魇中净是些不好的东西了,不愿再作回应,而后半夜才安稳入了深眠,醒来时脑袋歪了一下,直接磕在了床沿上,不是可以描述地疼我忍着睡眼惺忪和平白无故撞板的疼痛,伸手揉了揉额头,顾岚仍旧沉睡着,我长长地喷了个哈欠出嗓,想着需要做点什么来备着罢,万一这冤孽醒来,总该进食些东西推开门扉,阳光总算出现在层叠的云层之上,带来久违的......

第十五章此去经年

隔日,清风林动,光暖柔情,我只觉得全身绵软,睁开眼时顾岚已经坐在床边擦拭水云剑,一道背影挺拔秀美,我裹在被榻里望着那道背影被光映衬地忽明忽暗,她的侧脸被光华镀了一层柔美的色彩,我盯得入神,直到她的声音打破我沉醉的眼神,才回转过神情离开被榻。下床把包袱内的衣袍拿出来更换,我走到顾岚身后,点点她肩胛轻声问她要不要一起褪下来换掉,顾岚摇摇头,告诉我换下这身儿来会找不到合适的,我便未再多言,拿了衣服寻了地方去洗换,傍晚时归来,看到白妙染进了房内,我便止住脚步,不打算再进去。然而很短的时间里,白妙染就踏门而出了,我一头雾水地望着那个小姑娘,心中疑虑绕着一圈一圈的,但是我并没有再问顾岚发生了什么,总觉得该是什么挽留的话题,那么短的时间内,依照顾岚的性子,回绝得干净利落。

思索至此,我想着去城中买些茶叶来安慰一下顾岚那被我养刁的嘴,索性转身离开庭院,同门童打了招呼后游览长街。江陵不比江南城,蒙山甘露这种茶想来是有难度可寻的,打听了几回,才寻得一处双茶巷里有蒙山甘露,待到地方时已近迟暮,我匆忙拍下银子就赶程回白府,回至白府时顾岚正在满府寻我,我望着顾岚眼中因我不在而少有的慌乱,我有些不知所言的情愫讲不清晰,我只能站定,朝着顾岚张开手,定然是我出门时没同她说我去向何方,她急了。顾岚似是有气,挪到我怀里时,脖颈被她的下巴轻抵,一阵碾蹭,疼得我龇牙咧嘴,却依旧喜从心溢,只好抬手安抚她,顺便拍了拍满身尘土,把怀中的茶放到她眼前,满不在意地笑。

“我只是给你买茶去了,你怎地惊动了一府的人?本来就为客,你还弄得满城风雨。

顾岚似是不满我的说法,沉默了许久未曾开口,我知晓她定然是有些气恼我出门未说去哪儿,回来时又这般云淡风轻的反应,能不惹她一身气就有鬼了,我只好哑着,同被她闹腾起来的一干人等一一致以歉意,揪着顾岚的衣袖躲进房内,然而我明白,这一下子若我要对她有所交代,可能比较费劲了,我是个心性不坚之人,当顾岚有那么一瞬间的不满我都会从心底生出胡思来,站在房内我只听闻得二人呼吸沉重,我并未点灯,因不敢正视顾岚的眼睛,此番本就是自己未先说清,她有些气亦是可以理解的。

房内,站了许久的顾岚似乎是腿麻了,拖了椅子坐下,我只好取来清水,放置好蒙山甘露同她沏茶,她依旧没同我说半个字,而我惴惴不安地泡茶又一边察她神情,自然两相无益,滚烫的水淋了一手,疼得我把杯子摔个粉碎,她的身形动了一下,抓过我的手在黑幕里吹气,我瞬觉委屈,蕴着一眶泪在眸内,一边委屈不已地告诉她些胡言乱语。

“我并不是故意不同你说我去哪里的……

沉默,长久的沉默,蒙山甘露的清香弥在空气内,顾岚处理好我手上的烫伤,一声轻微地叹息落在我耳中。

“……担心你出事,你又不懂人情世故,恐有变故岚无法及时陪救,你想要岚怎么办呢。

“……

心海翻腾起震撼,仿佛浪拍礁时那种奋不顾身的震撼,我向来是小看了顾岚于我的感情,而我一直暗自揣度得不过是自己的一些心思,而忽略了更多的东西与深刻。

“我知道了,下次我会同你说。

我静静地被顾岚抱在怀里,我不知道我还能如何回报她,反正这一生非常长远,我还有一段很长的日子需要同她一起渡过,而静谧的空间内我只觉得顾岚的手臂非常温暖,那盏茶洒了,我穿过顾岚的手,将茶杯递于她,她眼中笑意深蕴,放开我。悠然自得地坐在一旁等候我重新沏茶,而我心中之前好不容易消退的愁绪,却在顾岚的一语之间轰然崩塌。

“珞曦,你想复国么?

我知道,茶水又歪了,可是却不觉得怎么烫手了,我沉下头来,在夜幕内勾勒起一个清浅的笑容,我得多谢没有灯火,不然我这满脸的虚伪让她窥伺得了笑柄,心中盘亘的繁杂太多,居然不晓得如何答复给顾岚,而我最擅长地便是逃避了。将茶杯推了过去,眼神飘忽不定。

“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你可想复国?你最近心事重重的,不就是怕回至皇城触景生情,从而点燃你的仇恨?

是了,我并未听错,顾岚此番回程除了自己的事情,答应带上我也是有道理的,而我没有想到的是,顾岚居然读懂了我这几日的心事,也许从江南城出就如此了,我缄默,心中萦绕着八年前的灭国场面,那大概是我心中永不可磨灭的噩梦与阴影。

“你怎么晓得的……

我将声音压低,仿佛没有说过话一般,捏着茶杯的手指骨节发白,手心已细细密密地透出汗珠来,那股恐惧夹杂着对顾岚感情的愧疚,愈发扩得宏大,顾岚的眼眸在我身上转了一圈儿,她的声音陡然拔高,荡在空气里带着利落干脆的气息。

“你可不必顾虑岚,你别忘了,你的身份是什么?

寒冷,我只觉得空气寒冷,我愈发把脑袋埋进阴影内,紧抿着嘴唇,周身往背上窜上来的冷汗仿佛一道不知何方的利刃戳进了后心。

“你要我如何不顾虑你?

顾岚也许是有些烦闷了,她大概行走游历江湖多年,没有见过同我一般心境不坚的人。茶杯磕在了桌案上。

“你若顾虑岚,当初可不必随岚至此,岚所需要的是你的决定,并不是你患得患失的样子。你只用给予岚决定,剩下的,岚会一点一点做好。

我依旧沉默着,站起身来把手叠在一起揉搓,顾岚叹口气,离了桌前走到我身边拥住我。

“珞曦,别忘了,你曾经可是公主啊。

话语笃定地犹如当时顾岚同我说不需要时那般,我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呼吸困难,整个人依靠在她怀里,抬指揪住她衣角抖着声音询她。

“若我复国,可会有失去你的那天。

“岚不会让你为难的。

本是前言不搭后语的一句话,我却心如明镜地知晓了顾岚的深意和良苦用心。平复好情绪后,我立不住,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靠在顾岚怀里,长夜里无丝竹声,我将绕在心头的思绪一点点理清,若是如此定然会有今后的选择,复国成事之后,顾家不能苟留,而与我相伴的顾岚自然也需要处置,我有些痛苦,闭上眼眸深吸口气。

“……等回至皇城再议。

我这是缓兵之计,顾岚再无回应,而我觉得腰间一紧,又被拦腰抱起横扔进床榻上,而夜色深沉,我眼底望着顾岚情绪不明,而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和气劲,直起身来勾住她脖颈,侧头吻就唇瓣柔软之地,若有时会失去她,那么我需要的便是抓住这一切可能的光阴同她生命合欢。长夜内并无任何的理智之说,有的只是耳鬓厮磨的情意绵长,我听到衣袍落地的声音,并未抗拒。

皇城内,似乎平定下来风云让顾老在顾府开始四处寻找顾岚的踪迹,顾岚告诉我,隔三日后,便是我们出发启程的时候,至于白家已经被她顺利沟通,夜色沉寂,我在顾岚的枕旁思索着来龙去脉的重要妥帖。不得解,入眠。

《惊鸿游》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